<sub id="xf0bq"><var id="xf0bq"></var></sub>

    <sub id="xf0bq"><code id="xf0bq"></code></sub>

    <input id="xf0bq"><output id="xf0bq"></output></input>

      <sub id="xf0bq"><var id="xf0bq"><ol id="xf0bq"></ol></var></sub>

      關注微信享紅包

      紙品市場充滿預期不明的焦躁,整個行業都成了

          說是預期不明,不如說是預期看緊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今年進口廢紙只有往年的一半,“糧食”少了,人對饑餓就越發的敏感,“不知下餐在何處”的的恐慌,無形中也在加重餓的感覺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從業人員的善意,以及對行業負有責任感的人士,不免會發出“漲價亂相頻生,國將不國”的感嘆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正是因為市場走向與人心中的善意相違,才觸發了整體式焦慮,進而轉變為焦躁,外在表現就是價格忽漲忽跌,相對去年,越來越看不懂。這也說明,焦躁周期縮短,雖不可持續,但頻率加大了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整個五月份,幾乎成為2017年行情的濃縮版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5月初,受中美貿易戰禁入廢紙的引爆,廢紙、原紙、紙板齊漲,前后熱鬧了不到10天,廢紙微跌、原紙守于高位、紙板暗跌搶單“開四停三”好不慘淡。沒想到5月底,東莞紙板廠低位拔高上演價格反轉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國廢緊缺,紙廠拉高收購價格,無奈廢紙商不跌不賣,一跌全來。于是,“空拉價格、降價收貨”成了收購廢紙的標準版劇本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于是,廢紙交易、紙板交易,就好比一家餐館,要么就沒人來吃閑出鳥來,要么就一起來搶必須關門擋人,交易不均衡,平生出不少事端。這也無形中加大了整個產業鏈的運行成本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此情此景,不由地讓人怒喊——“大家還能不能愉快地做生意了!”
       
          但,廢紙的減少,確實是打破了以往的平衡的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5月份,史無前例地出現多家造紙廠宣布停機檢修——廣東理文、福建聯盛、榮成紙業、東莞建暉、舞鋼環能科技紛紛停機或停單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大家總是說,這是套路、套路、套路!!!人心不古,奸商橫行!
       
          亂相頻出必有妖!
       
          這妖,就是廢紙短缺后,各產業鏈人士的“心魔”!
       
          干嘛現在沒人搶購豬肉、搶鹽?因為,你知道那東西是有保障的,現吃現買唄!
       
          總供應緊張了、不確定了、預期不明了,才會焦躁。大紙廠的停機,也是為了回應需求慘淡、供應不足。生產無法持續了,停機是一種自保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廢紙商惜售,紙廠低價“詐紙”,紙板廠低位反彈,都是一種自保。更何況,沒有三級廠低價集中下單,紙板能夠漲得起來?其實,誰都在自保,想保價格、想保開機率、想保工廠盈虧平衡點。我們總是把自己的自保視作正義,而將別人的自保視作套路而已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這一圈“貓鼠互逐”游戲之所以能夠頻發,是政策的大環境使然,沒有誰能夠免俗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2018年5月份以來,進口廢紙量同比2017年減少近50%。這種減少量,可以認定原紙產量已降低25%,造紙廠開工率同比只有往年的75%。所以,不得不停機檢修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2018年3月1日,開始執行外廢含雜率0.5%的最新標準,海關需100%開箱檢查。這是一個可以阻擋幾乎一切廢紙的標準。廢紙含雜率0.5%是個什么鬼?廢紙價格漲上天竟然全是因為它!
       
          2018年5月22日,海關總署“藍天2018”打擊洋垃圾緝私行動,進一步宣示了國家意志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2018年5月25日,玖龍紙業發布公告,宣布收購美國兩家百年紙廠,玖龍由此新增141萬噸產能。近期,相繼有太陽紙業、山鷹紙業、恒安國際、APP、亞太森博、中國紙業等大企業在海外布局紙漿產能。這說明,大企業早已“心領神會”般地在動作了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然并卵!
       
          肚子餓著,現在才說開始養雞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國家政策的倒逼機制,需要有一個認同的時間周期。國家先限外廢,然后,大企業的行動,是了為呼應國家的造紙產能外移的政策。這就像水溫逐步升高,青蛙們自會各尋它法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所以,不可能等紙價跌了,我再來擴大產能。已經不可能了!
       
          水溫只會上升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價格不僅會上升,還必須守在進口原紙、紙漿(木漿)的參照價附近,新的供應才會到來。企圖以低成本外廢來拉低原紙售價,幾乎不可能了。目前的廢紙價,幾乎成了原紙價的“標定物”。市場售價不是以使用外廢來打成本,而是以國廢價格來標定原紙價格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即便是小造紙廠全部退出市場,國內價格,也將會與進口原紙價格作為參照。紙價的高位運行,將會成為市場常態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水溫不斷升高的行業,青蛙們何處安生?
       
          廢紙嘛,下跌是不可能下跌的,我自己又沒那么多廢紙,還出口那么多包裝,不進口廢紙怎么過日子。現在海關查得也嚴,標準也很高,一般廢紙還進不來,讓我天天賣高價,我超喜歡他們!
       
          免責聲明:
       
          本文僅為行業引入一種思維分析模式,部分數據可能存在誤差,不作為權威發布,不得作為看多賣空之依據。據此投機,風險自擔。
      婷婷五月丁香